699db739fbd20cb188d82a85ef7a3fcd
【发刊词】平凡是程序员唯一的答案吗

我在 Facebook 有一位好友。他本科国内 Top 2 大学毕业,在美国拿了最顶尖大学的硕士学位,然后年纪轻轻就做到了技术负责人,拿着超高的薪水。就是这么一个开了挂一般的天才,每个星期六晚上的夜里,他是永远是睡不着的。

我问他为什么失眠。他的回答是焦虑。

他说,他马上就要30岁了。他的老板扎克伯格在30岁时时已经缔造了 Facebook;贝佐斯辞去了华尔街的副总裁职位,开始了 Amazon 的创业旅程;丁磊已经成为了中国首富;李彦宏也在这一年放弃了财务自由的硅谷生活,转身回到中国,创立了百度。远的不说,近处他有几个认识的同龄人在国内创业风生水起,千万投资,还有几个被评为 Forbes 30 Under 30。

而他呢,不过一个程序员。30岁的时候依然在硅谷租着房子,至今没有感觉做出什么改变世界的产品。每当看到硅谷大华超市里面拖家带口的华人老工程师,他就觉得可以看穿未来 —— 十年后他也会是这样:挺着大肚子,带着孩子,为柴米油盐斤斤计较。

我当时笑着说,你哪会那样。你现在只不过是少年维特的烦恼,你之前的生命如夏花般灿烂,这之后平凡也不会是唯一的答案。

现在想想,我也许过于乐观了。现在超市里看到的华人工程师,他们当年都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学霸,大多在没有父母支持的情况下,漂洋过海,学成毕业,留在硅谷(那个时候恐怕谷歌还没上市),真是比我们这代留学生优秀太多。即使这样,在我们这帮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看来,他们也老了、无聊了、泯然众人矣了。十年之后,我们这代程序员,是否也会被后辈所鄙弃?

这个问题我想无数人思考过,无论是国内的还是硅谷的,无论是不是程序员。当年扎克伯格一直为自己极客的身份感到自豪,也惧怕最后被世俗裹挟,成为所谓职场上指手画脚的老油条——于是他在自己名片上的职位 CEO 前加上了个“他妈的”;超级极客约翰卡马克在成为 Oculus CTO 之后,依然坚持每天写代码,一天不写就觉得浑身不舒服,要在推特上吐槽自己。

这两个人直到今天依然很酷,依然是程序员心中的偶像。

有人说,这两个人天赋异禀,骨骼惊奇,是万中无一的程序员。然而主流世界观就是,我们终将老去。科技行业的日新月异更是决定了,我们的代码终将被覆盖,我们做的产品终将会落寞,我们讨论的技术终将会淘汰,那我们程序员还剩下什么?

top Created with Sketch.